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是学校的公共汽车 少妇与老头黄文

我是学校的公共汽车 少妇与老头黄文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出奇。

        早在当初张仲良执意要做《太空运输》这部大片的时候,姚清平就一百个不乐意,他觉得自己不擅长做这种大制作大科幻,但毕竟彼此合作多年,最终,张仲良还是把他给说服了,结果中间据说因为制作方向的问题、制作周期的问题,俩人闹过不止一次的矛盾了。

        等到当初那一版制作完成,就更是不用说,姚清平最终通过拉了姜浩、穆爱青和彭向明这三位大导演背书的方式,逼迫张仲良同意,进行一定程度上的重新剪辑、重新制作,并重新渲染特效。

        据说超支了三亿多了。

        矛盾积累到现在,可能随便一点小问题,就能变成导火索。

        不过,听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瓜,彭向明倒没有像别人那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自然是不需要安慰的,张仲良和姚清平虽然合作多年,但两个人谁离了谁都能转,而在《危险身份》大卖之前,实话说,姚清平也并不是什么顶级卖座的大导演,他在张仲良手下,更多的是作为一面旗帜而存在。

        但不安慰吧,姚清平又的确算是失业了。

        彭向明当然巴不得呢!

        赶紧就接话,“那你们两位演大反派行不行?一集一个反派。”

        两人当即答应下来。

        脆生生,都不带犹豫的。

        这跟挣多少钱,跟自身在圈内的咖位如何,跟咖位与资源匹配不匹配,等等等等,都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这是交情。

        跟一位两部电影就总票房超八十亿的大导演,一位不但是大导演,而且还手握一家电视网,已经成了真正的幕后人物的大亨,之间的交情。

        这种交情,几乎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多多益善的。

        事情很快就定了下来。

        一杯酒的功夫。

        张栋梁笑着说:“这下子好了,刚才老姚还说,他到现在还提心吊胆的,生怕他那个《太空运输》上去之后扑了,以后就找不到活儿了,现在好了,至少是明年,你不用担心没活儿干了,就你那速度,他又豁开了让你花钱,两集电视剧,还不得够你拍一年的?”

        这是笑话。

        且大家都懂,于是哄堂大笑。

        姚清平拍戏向来墨迹,他跟姜浩那种来回拉扯的磨,还不一样。

        姜浩毫无疑问是个天才,而天才的痛苦之处就在于,他的脑子里每时每刻都有新鲜的、好的想法在冒出来,所以他拍戏往往会一边拍一边推翻,100分钟的电影,他的素材能拍出三五千分钟来。

        一直到制片方再也忍不了了,再也不给钱了,他才收摊儿,把手里拍出来的素材收拾收拾,勉为其难地剪出一个他自己勉强可以接受的版本。

        至于在此期间,没钱了,没法继续拍,只能剪了,但脑子里依然层出不穷地冒出的新想法,怎么办?留着下部电影再用。

        但姚清平不一样。

        姚清平拍戏是风格就那样。

        你说是精益求精,没问题,很对,你说是他做事情本来就慢悠悠,他整个人的调性就是这样子的慢悠悠,当然也没问题。

        但老实讲,他拍出来的戏,是真的耐得住咂摸。

        票房好坏先搁在一边不论,他是真正的电影艺术家。

        一部动画电影《仙桃大圣》,彭向明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来,就特别喜欢,至今也仍然是他的教材之一。

        当然,同时也是反面教材之一。

        做教材,是因为他的运镜、他的节奏、他的细腻,都值得一个职业电影导演俯仰大赞,做反面教材,是因为那么好的片子,却愣是不卖座?

        为什么?

        思路太超前了!而商业性又太差了!

        但是……这样的好导演,怎么可能会没有片子可拍了?

        不可能的。

        就算搞砸过《仙桃大圣》,就算现在又有可能要搞砸投资十五亿的巨制《太空运输》,但他依然不可能没片子拍。

        光是影视圈子里他的信徒和迷弟们,稍微把资源往一块儿凑凑,就够他轻轻松松再接十次导筒的。

        上个时空,当年黑泽明一度没戏可拍,他的迷弟们,当时也已经是大导演的那几位,不远万里从米国跑去本子,帮忙拉资金、剧组里打下手,直接就让他一部片子翻了身——电影圈子当然也是商业为王,但电影圈子却也从来都是一个江湖圈子,并不是绝对的以成败论英雄。

        “姚导怕没戏可拍?”

        彭向明有些诧异,“张仲良张总……不至于那么穷了吧?给你都开不了张了?”

        这个话一出,现场忽然一静。

        于是彭向明马上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张栋梁打个哈哈,正要说话,姜浩咳嗽了一声,说:“他出国了好几个月,也正常……”又扭头看着彭向明,“你回来之后,就没听说过?他俩闹翻了!只不过现在还都压着,没捅出去。等他那个《太空运输》下了线,才敢说。”

        彭向明愣了愣——这个是真没听说!

        他现在事情太多了。

        《盗梦空间》八月初开机,十月出国,一直拍到十二月初才回来,这是他拍摄周期最长的一部电影了,而即便是在拍摄期间,又是新纪元科技的撒钱收购啦,又是柠檬有线的收购大战啦,又是东方汽车的持续亏损啦,又是汇德时代的新电池工厂正式试生产运行啦,又是新纪元科技的电机工厂正式开工啦……

        甚至还包括安敏之和周舜卿大了肚子这个事儿,开始在女朋友们的圈子里广为人知,大家忽然开始躁动不安起来啦,等等等等……

        方成钧的确是每天都会整合一下国内的各种动向和消息,每天汇报,但他收集和整理的,显然都是大消息,内部的,像《仙剑奇侠传》开拍,再像《人在囧途》开拍,也就是提一嘴的程度。

        他上哪里知道姚清平跟张仲良闹翻了这种事情去?

        而等彭向明回了国,也就是消停了两天的工夫,就又赶紧出门,从柠檬有线开始,到新纪元科技,再到老家那边的东方汽车,和连成一片目前都已经完成建设投产的三家工厂,先把自己的产业转了一遍。

        甚至于,回来半个月了,他都还没到马里亚纳那边的办公室坐一坐呢!

        彭向明音乐工作室改组成马里亚纳唱片公司的事儿,就差他最后落笔一签,亲自去银行和税务部门露个面,就能完成了,还一直都拖着没办呢!

        这次过来喝酒,算是他在圈子里第一次露面。

        没成想,就吃到了一个惊天大瓜。

        电影还没上映,导演和制片公司已经闹掰了……这可真是……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出奇。

        早在当初张仲良执意要做《太空运输》这部大片的时候,姚清平就一百个不乐意,他觉得自己不擅长做这种大制作大科幻,但毕竟彼此合作多年,最终,张仲良还是把他给说服了,结果中间据说因为制作方向的问题、制作周期的问题,俩人闹过不止一次的矛盾了。

        等到当初那一版制作完成,就更是不用说,姚清平最终通过拉了姜浩、穆爱青和彭向明这三位大导演背书的方式,逼迫张仲良同意,进行一定程度上的重新剪辑、重新制作,并重新渲染特效。

        据说超支了三亿多了。

        矛盾积累到现在,可能随便一点小问题,就能变成导火索。

        不过,听了这么一个惊天大瓜,彭向明倒没有像别人那样,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自然是不需要安慰的,张仲良和姚清平虽然合作多年,但两个人谁离了谁都能转,而在《危险身份》大卖之前,实话说,姚清平也并不是什么顶级卖座的大导演,他在张仲良手下,更多的是作为一面旗帜而存在。

        但不安慰吧,姚清平又的确算是失业了。

        而且连他自己都并不讳言,《太空运输》非他所长,他做的并不好。言外之意,这部电影尽管经过了第二轮的修改和制作,上映之后还是很有可能会扑!

        一部制片成本据说已经超支,甚至达到了十八亿这个级别的大片,要是一下子扑了,姚清平过去积攒的口碑再好,血再厚,也要大失血了!

        别人不说,看看刘小印。

        一部《星空之魂》扑街,他承担了最多的怒火,到现在休息了近半年,都依然难掩满脸的颓唐之色——那可是二十亿的制片成本,被他玩成了这样,后续就算还有制片公司找他,制片成本也不可能太高了!

        这就是现实。

        内容生产者,必须持续不断地通过高质量的产出,为资本方制造出大额的利润来,你才能持续地成为别人手下的“爱将”。

        小赔不怕,在座的这些导演,血都厚,一点点小失血,没什么影响。

        可一旦大赔,乃至巨亏,就连这些人的血,也扛不住了。

        所以,就连姚清平这种级别的导演,一旦离开了合作十几年的制片人,也不免有些凄惶的感觉。

        但彭向明却马上就察觉到机会来了——姚清平的导演能力,他是的确信服,而尤为难得的是,他做过动画电影,且水平很高!

        “这有什么的!正好儿,姚导,我这边有个本子,我老早就想拍了,但我又怕我自己弄不好,要不,回头咱商量商量,您帮忙给我做出来?”

        此言一出,大家又都齐刷刷地看过来。

        姚清平一下子来了精神,“呦,你有本子要找我做?”

        “昂!本子,策划,我都做好了!”

        彭向明的态度相当热切。

        拉人嘛!

        姜浩愣了一愣,瞬间化身捧哏,“嚯!那可好!向明可也是编剧圣手!他的本子,再加上姚哥出手,妥了!”

        姚清平也是有些心热,问:“什么题材?讲什么的?”

        彭向明笑着回答:“封神演义的故事,我计划做成一个大的系列,想做成动画电影!现在就缺人来帮我打响第一炮了!咱就先拍《哪吒》,怎么样?”外之意,这部电影尽管经过了第二轮的修改和制作,上映之后还是很有可能会扑!





 

 

        一部制片成本据说已经超支,甚至达到了十八亿这个级别的大片,要是一下子扑了,姚清平过去积攒的口碑再好,血再厚,也要大失血了!

        别人不说,看看刘小印。

        一部《星空之魂》扑街,他承担了最多的怒火,到现在休息了近半年,都依然难掩满脸的颓唐之色——那可是二十亿的制片成本,被他玩成了这样,后续就算还有制片公司找他,制片成本也不可能太高了!

        这就是现实。

        内容生产者,必须持续不断地通过高质量的产出,为资本方制造出大额的利润来,你才能持续地成为别人手下的“爱将”。

        小赔不怕,在座的这些导演,血都厚,一点点小失血,没什么影响。

        可一旦大赔,乃至巨亏,就连这些人的血,也扛不住了。

        所以,就连姚清平这种级别的导演,一旦离开了合作十几年的制片人,也不免有些凄惶的感觉。

        但彭向明却马上就察觉到机会来了——姚清平的导演能力,他是的确信服,而尤为难得的是,他做过动画电影,且水平很高!

        “这有什么的!正好儿,姚导,我这边有个本子,我老早就想拍了,但我又怕我自己弄不好,要不,回头咱商量商量,您帮忙给我做出来?”

        此言一出,大家又都齐刷刷地看过来。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6578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