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初中男生黑色大捷豹 老头和少妇系列陈月月

初中男生黑色大捷豹 老头和少妇系列陈月月

  为了维持自己的面子和身份格调,夏露只能去找陆行厉要钱。

    只有陆行厉才能够让她维持面子上的荣光,几百万对陆行厉来说,只是一笔小钱。

    对夏露来说,却是天文字数般,她已经落魄自此,心里对陆行厉的渴望更加之深,她仍是爱慕着陆行厉,幻想着自己在某一天,能得到陆行厉的额外垂怜。

    她一直在摸索,陆行厉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是她这样的,也不是舒曼丽那样的,他心里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

    夏露一直在默默关注陆行厉的所有事情,没想到有一天,她梦灭得这么快,陆行厉已经对外界宣布,他已经结婚。

    和他结婚的女人,只是一个身份普通的女人!

    那个叫沈安安的女人!

    陆行厉喜欢这种女人,这怎么可能!

    这一定是假的,陆行厉和沈安安结婚,肯定也是另有图谋,他肯定不是真心喜欢沈安安的。

    夏露一直在耐心等待陆行厉和沈安安离婚的一天,她不敢出现搞破坏,毕竟她一家都要依靠陆行厉的资助,得罪陆行厉,她也不会有好日子过。

    但夏露相信,根本不需要她出手搞破坏,陆行厉也会和沈安安离婚。

    他们根本就不配。

    然而事实,却狠狠打了夏露的脸,至今陆行厉也没有和沈安安离婚,他们甚至越来越恩爱,偶尔会有媒体偷拍到他陪在沈安安身边,陪她逛商场,逛超市。陪她去游乐园,陪她坐摩天轮。

    他们恩爱得叫夏露眼红嫉妒。

    她想象过无数个可能,想到陆行厉会和他同样优秀家世匹配的女人结婚,却没想到,陆行厉竟然会和沈安安结婚。

    沈安安到底有什么好的!

    她又不是盛安安!哪怕只有一字之差,沈安安和盛安安的差距,还是相当巨大的。

    后来的发展,更是出乎夏露的预料。她没想到沈安安突然就变成盛璋泽的义女,甚至入住在盛家,仿佛她才是盛家的大小姐。

    沈安安的运气,好得让夏露咬牙切齿,又羡慕不已。

    她终于认清一个事实,陆行厉是真的喜欢沈安安,不,他爱这个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甚至不惜委屈自己,当上盛璋泽的女婿。

    要知道,陆行厉一直和盛家不对头,两人既是对手也是敌人。谁能想到有一天,陆行厉的妻子,变成盛璋泽的‘女儿’。

    陆行厉变成盛璋泽的女婿,这太荒唐了。

    夏露幻想破灭,想到自己再也没有可能成为陆行厉的女人。她只能更一心一意的从陆行厉身上要钱,除了这样,她没有任何选择。

    ……

    盛安安了解到夏露的过去后,不由在陆行厉身上,轻轻叹息,“我有点羡慕夏露。”


 

    “羡慕什么?”陆行厉低下眸子看着她问。

    “我也想要做你的同学,和你在那个时候就认识。”盛安安惋惜道。

    “不好。”陆行厉表情略带古怪,他说:“我那时候很幼稚,会伤害你。”

    盛安安就在心里想:你现在有时候也挺幼稚的。

    然后,她好奇的问陆行厉:“有多幼稚?”

    陆行厉还真认真的想了一下,笑道:“会扯你头发的那种。”

    闻言,盛安安笑着软倒在陆行厉怀里,欢笑着说:“陆行厉,我好喜欢你啊。”

    他幼稚的一面,恶作剧的一面,她也好喜欢。

    如果他们早就相遇,相识,她相信他们一开始肯定会针锋相对,但在这个过程中,他们会慢慢被对方吸引,控制不住的关注起对方,两颗心就像是磁石,慢慢聚拢,结合。

    盛安安太喜欢陆行厉了,甚至觉得他就算扯自己的头发,也不是那么讨厌。

    她靠在陆行厉怀里,小手握住他的大手,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全然没有因为夏露的事情而吃醋。

    因为,盛安安早就料到,陆行厉不可能喜欢夏露。

    他首先就是一个要求很高,又很骄傲自负的男人。

    他喜欢的女人,必然要和他势均力敌才行,而且不把他征服,让他心服口服自愿爱上自己,他都绝对不会轻易心动。

    这不是一两个表白就能够打动的事情。

    陆行厉心肠冷硬,根本就不会被这种小事给打动。

    盛安安想起她和陆行厉相处的过程,一开始她就和陆行厉在针锋相对,他们之中有输有赢,盛安安并没有因此处于劣势。

    后来,陆行厉说她和他很像,他们很适合狼狈为奸。

    也许是从那时候,陆行厉就开始渐渐爱上她。

    这个男人啊,必须要一个能镇得住他的女人,才能把他彻底征服。

    显然,夏露完全不是这一类型的,就连舒曼丽也不是,她们完全对陆行厉理解错误。

    盛安安觉得,陆行厉这个狗男人,还真有点抖M的潜质,同时,他又是一个抖S。

    陆行厉喉结滚动,难得正经的对盛安安说:“晚上不要和我说这些话,我会控制不住的。”

    控制不住什么?

    说喜欢他也不行吗?

 盛安安才不管,她现在是孕妇她最大。

    她在陆行厉怀里,一边对她笑,一边亲吻他好看的下巴,软软的撒着娇。

    陆行厉又是喜欢又是无奈,掐着盛安安脆弱的腰肢,恨不得将她融入身体里。

    两人气息相融的在床上厮闹了好一会儿,才睡下来。第二天,陆行厉陪盛安安去看音乐剧,两人约会了一整天,吃吃喝喝的,买了不少东西。

    这些都是要带回去送人的礼物。

    邵盈盈一份,念希一份,还有小宝桑桑,盛安安不知不觉中,交到了很多朋友。

    她以前身边就只有盛霆北,除了盛霆北,就只有宋笙儿一个朋友,她一直感到很孤单,以为自己的性格并不讨喜,直到现在,盛安安才知道,不是她的问题,是盛霆北一直隔绝其他人和她接触。

    他把她圈禁在他的圈子里,甚至连小鱼也防着。

    在陆行厉身边,盛安安交代很多朋友,也学会什么才是爱情。

    她很庆幸能和陆行厉相遇,相爱。

    当天晚上,四合院里来了一个拜访的客人。

    拜访者,正是金政豪。

    他已经收到斐尽告知的电话,知道洪诚孝现在就在北京。

    他这次过来,是要找陆行厉商量事宜。

    “安安,这是我给你带的礼物。”金政豪首先对盛安安打招呼。

    是一盒孕妇的保健品。

    对盛安安,这个曾经帮助过自己的妹妹,金政豪还是保留善良的一面的。尽管,和过去的金政豪相比,他要现实很多,冷淡很多,但这已经是他最大的善意。

    也许这善良的一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心病的侵蚀,金政豪迟早会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疯子。

    见到金政豪时,盛安安的心情很是复杂。

    她想到过去她和金政豪,董静三个人,经常相聚在一起,感情很好。谁想到,现在已经物是人非。

    她变了,金政豪也变了。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63139.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