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噗呲噗呲水声不断h 我用手指帮女同桌自慰

噗呲噗呲水声不断h 我用手指帮女同桌自慰

    “旗开得胜。”

    霸天和秋白异口同声。

    诸天之战还未开始,三个阴谋家已经开始堂而皇之分配利益,到底是信心十足,还是说高估了自己呢?

 夏露自以为的广泛人脉,都因为她辉煌时得罪人太多,现在她家一落魄,这些人马上就站起来踩她一脚,恨不得把她踩到地底里。

    除了陆行厉,没人会真心帮助她。

    当然,陆行厉也不是真心的。

    但至少,陆行厉比这群伪君子们要光明正大得多。哪怕陆行厉要玩死她,也绝不会偷偷藏在背后阴损她。

    而是直接给她深刻的教训。

    比起其他虚伪的人,陆行厉要真实很多,这和他骄傲的性格有关。

    所以,夏露宁愿和陆行厉谈判,也不要再去外面求那些虚伪的人接济她。

    她觉得在陆行厉身上,她至少会得到一笔钱。这笔钱的数额,远远要大于其他人给她的资助。

    “可以。”陆行厉意外爽快的答应。

    他本来早就想好要给夏露一点好处,这是无法避免的付出。

    就像他让人去调查洪诚孝,也需要付出一定的金钱,这是等价交易。

    刚才陆行厉之所以一直在诈夏露,其实是在压榨夏露的剩余价值,让夏露毫无保留的把自己的价值,展现在他面前。

    这样,他才能决定夏露价值多少钱。

    陆行厉从一开始进来对夏露的打量,就是出于商业本能,在估算夏露的价值。

    而且这样一来,陆行厉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夏露给他承接了危机。以夏露自己出面调查洪成诚孝,和他自己出面调查洪诚孝,是两种不一样的结果。

    当然,陆行厉也不害怕洪诚孝敢找上门谋杀他。

    但是这样,陆行厉就无法将洪诚孝引出来。

    换成夏露就不一样。

    夏露也许可以把洪诚孝给引出来。

    对此,陆行厉没有再拒绝夏露提出来的要求,而是先答应她,把她和整个夏家,转化成为自己的势力之一。

    反正,他也没有吃亏。

    投资就会有回报。把陷入危难中的夏家给扶持起来,日后就能够供他差遣使用,这宗买卖,并不亏。

    听到陆行厉答应,夏露狠狠松了一口气,抬起手腕,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


 

    不知何时,她竟然出了这么多汗。

    和陆行厉谈判,压力实在太大了,感觉自己一不小心就会说错话,然后被陆行厉慢慢套出重要的话。

    她需得时刻保持警惕。

    “你可以把出车祸那天发生的事情,全部说出来了。”陆行厉翘起腿淡漠道。

    夏露对此事不敢有隐瞒,这是她和陆行厉合作的第一步,她必须要表现出足够的诚意。

    她告诉陆行厉整个经过的过程,“我发现饿洪诚孝和谈丽有奸情之后,就去找谈丽谈判了。”

    “在和谈丽谈判的过程中,我发现谈丽和我之间,对洪诚孝有一个认知的偏差。”

    “比如,我所知道的洪诚孝,他的家境很普通,父母都只是工薪一族,他只是这个家庭的儿子,他的父母另有其人。”

    “他在我面前,塑造出自己是一个有钱人遗落在外面的有钱公子,因此取得我更进一步想要栽培他的心思。”

    “但他在谈丽面前,却把自己塑造出是一个惨遭破产的富二代,他父母跳海自杀,只留下他一个人,偿还庞大的债务。因此,他获得了谈丽的信任。”

    “谈丽年少时,有过类似的经历,所以谈丽很喜欢洪诚孝,很相信他。甚至为了帮助他,还借了五千万给他,还有把自己的百分之五股份低价卖给洪诚孝,让洪诚孝在外面撑面子。”

    这些话,都是夏露从半晕半醒中,偷听得来的。

    当时,谈丽质问洪诚孝的声音很大,竭嘶底里的尖叫,低吼,仿佛一腔深情错付的怨妇。

    夏露又说,“后来,我目睹洪诚孝整个杀人过程,我看到他用自己的领带,把谈丽活活勒死。还听见他说,他过去在外国,曾经杀过不少人。”

    “对于他来说,情玉比不上杀人的玉望。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憋着,一直在忍耐,就是因为他拥有很强烈的杀戮冲冲动。”

    “他想要杀人,想杀死谈丽和我。看得出来,他期待这一天很久了。”

    陆行厉闻言,和他想象中差不多。

    洪诚孝果然是一个有性格缺陷的杀人魔,他过去在英国留学时,确实杀过不少人,因此养成他伪装自己的能力。

    “谈丽的尸体在哪里?”陆行厉问夏露。

    夏露摇头:“我不知道。”

    “我本来是想偷看他把身体藏在哪里的。但不幸的是,洪诚孝发现我已经醒来,他把杂物间的门给锁了,我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处理尸体的。”

    “但是,我没有听到很大的动静,他肯定是没有分尸的,因为我离开的时候发现,杀人现场很干净,没有残留的血迹。”

    “而且,他处理尸体的速度很快,他马上就要过来解决我了,他绝对没有这个时间转移谈丽的尸体的。”

    所以,夏露猜测,谈丽的尸体肯定还在谈丽家里的某一处地方。

    陆行厉若有所思颔首,打算之后让警察带上猎犬,在谈丽家里做全面搜查。

    “之后的事情,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了。”夏露说,“我逃出生天之后,还是落入洪诚孝的陷阱里,被他的车从后面追上,他撞了上来,想导致我发生车祸,在爆炸中身亡。”

    “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我看到洪诚孝身边的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就是我雇请的私家侦探,我那时才知道,他们原来是一伙的。”

    “洪诚孝可以去整容,但我想他那个手下没有那么疯狂,说舍弃自己就能舍弃。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们会发现,我已经记住那个手下的模样。”

    “毕竟,当时的情况很混乱。在他们眼中,我是一个即将要失去意识,快要死的人。”

    “我应该是无法看清,和记得车外面的情况的。”

    夏露重重分析,得出最有用的一个结论,那就是——洪诚孝身边的人,才是突破口!

    洪诚孝如此狡诈诡谲,他曾经在国外杀过那么多人,最终还是能逃脱警察的追查,这说明洪诚孝本身就是一个很难抓住的人。

    他有极其高的心理素质,哪怕是在杀人埋尸后,还能若无其事的去上学,去做其他事情。

    但他的手下,未必能有这样的心理素质。

 夏露清楚记得胡二的样子,同时,她也知道通过哪种渠道可以联系到胡二。

    当然,夏露不准备让自己去联系,她打算找一个中间人,当她的线人。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63135.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资讯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