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猛烈在她体内疯狂驰聘 我是你学姐

猛烈在她体内疯狂驰聘 我是你学姐

我刚才部队转业回到家乡,家里就传来了噩耗,我二叔家的堂哥出了车祸,不幸去世。

堂哥已经结婚了,不过并没有孩子,只留下一个漂亮的堂嫂,成了年轻的寡妇。

二叔家里人都劝堂嫂改嫁,但是堂嫂坚决不肯,说她还忘不了堂哥,要替堂哥照顾好二叔二婶。

不过她一个人在城里经营一家两元店,而且是一个挺漂亮的小寡妇,难免会被人说三道四。

于是二叔就找到了我,说在城里给我安排了个工作,顺便让我帮着照顾堂嫂一下。

我开始的时候是不同意的,但是经不住二叔的软磨硬泡,最后就答应了下来。

我拖着行李箱进了城,找到堂嫂家里时,已经是大半夜,我先打了个电话,堂嫂才出来给我开了门。

堂嫂正在洗漱,她酒红色的长发很随意的披在肩后,露出精致漂亮的容颜,穿着一套很宽松的睡衣,露在外面的皮肤非常白皙,加上她的个子很高,有一种电视剧里的都市女性的感觉。

尤其是她的身材,是那种标准的S形,充满了女人味,松垮的睡衣也遮不住那种感觉,让人看了,就有一种致命的冲动。

我只看了一眼,就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赶紧把头压得很低,生怕自己犯了错误。

堂嫂把我让进屋里,上下打量我一番,笑着说道:“东子来了,不错,当了两年兵,看起来结实多了。”

我把行李箱放下,说:“是二叔让我来的,说这边给我找好了工作,堂嫂,麻烦你了。”

“这有什么麻烦的,明天我就带你去上班的地方看看。”

堂嫂把我带到一个刚刚收拾好的房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个简单的床头柜,“这里之前,是你堂哥的书房,现在空出来了,你就睡在这里吧。”

提到堂哥,她的语气有点哀伤,我的心情也有些低落起来。

堂嫂把我安顿好,又嘘寒问暖一番,然后就回房去休息了。

我也正打算睡觉呢,这个时候,二叔的电话打到了我的手机上。

我一接听,二叔就说:“东子,你到你嫂子那了吧?好好睡一觉,明天就直接上班吧。”

我自然满口答应,说道:“我知道了二叔,我在这边,会替你们照顾好嫂子的。”

“恩,东子,其实二叔还想交代给你个事,你得给二叔办了。”

二叔的语气有点迟疑,可最后还是说:“你注意着点,看看你嫂子有没有什么不检点的行为。”

我有点懵了,问:“啥意思啊?”

二叔叹了口气,说:“你哥活着的时候,就怀疑你嫂子在外面有人,你哥没了,她要改嫁,那咱们老唐家无话可说,可要是她之前就给你哥戴了绿帽子,这事咱们就得说道说道了。”

我听到这里,就明白了,跟二叔保证,自己会好好调查清楚,然后就挂了电话。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晨我醒的时候,堂嫂已经起床了,正在浴室里洗澡。

听着浴室里稀里哗啦的水声,隔着水纹玻璃,还能看到堂嫂玲珑的曲线,甚至她抚摸身体的动作,也可以一览无余。

我看的正起劲,就听见堂嫂在里面说:“东子起床了吧,早饭我放在客厅了,趁热吃,一会我就带你去上班。”

“哦,好。”

我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脑海里浮现堂哥的面容,我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嘴巴,警告自己不许胡思乱想。

吃过了早饭,堂嫂就带我去上班的地方,是一所三流的大学,在大学的门口做门卫保安。

给我做了登记,领了一套保安穿的制服,堂嫂嘱咐我好好上班,并说今晚让我住在这,她要在家里搞大扫除。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在大学这种环境上班的,因为大学里的女孩子比较多,穿的又特别少,这种待遇,不管是在部队还是乡下,都是没有的。

不过很快,我的想法就改变了,那种惊喜转为自卑。

看着大学里成双成对的青年男女,而跟他们年纪相仿的我,却要穿着保安制服站岗,那种被用好奇的眼神注视的滋味,挺不好受的。

好不容易熬过了一天,晚上打算睡觉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忘带睡衣了,就一路小跑,回堂嫂家去拿。

刚一到门口,我就感觉到有一点不对劲,因为我发现门口摆放着一双男人的皮鞋。

如果仔细听,还能听到屋子里,似乎有人在窃窃私语。

我有点不淡定了,难道真像二叔说的那样,堂嫂早就给堂哥戴了绿帽子,在家里偷人?

 

我四处看了看,发现在门上正好有一块通风的玻璃口,于是我蹑手蹑脚的把鞋柜搬了过来,打算踩着鞋柜往里面偷看。

可是我没想到这鞋柜这么脆弱,我一只脚刚踩上去,就发出“咔嚓”一声。

我整个都滚了下来,巨大的冲击力直接把房门给撞开了。

我被摔得不轻,大腿都卡伤了,刚要爬起来,眼前就出现了一双大白腿,正是堂嫂从卧室里跑了出来。

“东子,你怎么回来了?这是要干嘛啊?”

堂嫂身上只穿着睡衣,而且还是那种特别薄的那种,所以能看见粉红色的内衣,还有黑色的里裤。

她的一头秀发随意的披在肩后,费解的看着我,我觉得很尴尬,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好的借口。

“嫂子,我看见门口有双皮鞋,谁的?”

我想了想,没敢直接问。

堂嫂一愣,眼神突然有些慌乱,不过她很快就恢复了正常,还露出一丝冷笑,“怎么?你怀疑我在家偷人?是你二叔让你看着我的吧?”

“不是不是……”

我赶紧摆手,解释说:“我看见有双鞋,大晚上的我怕有危险,所以就问问。”

这蹩脚的谎言,堂嫂自然不会相信。

她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拉着我走到她卧室的门口,推开门,冷笑着说:“你自己看吧,我有没有藏什么野男人?”

她的卧室里有点乱,窗子是开着的,一阵风吹过,还能闻到古怪的气味。

我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能藏人的地方,这才松了口气,同时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堂嫂了。

堂嫂看着我,温和的说:“那鞋你是哥的,还没有穿过呢,看你的鞋都旧了,所以才翻出来打算给你穿的。”

堂嫂这么一说,我觉得更加无地自容了。

可就在我心血来潮,准备对堂嫂坦白道歉的时候。

我却发现,在她卧室的纸篓旁边,扔着一条黑色的男士内裤,还有两团被揉的皱巴巴的卫生纸。

“哎呦,你看这还让你看见了,怪不好意思的。”

堂嫂的神情有些紧张,雪白的俏脸也泛起了两朵红云,快步走过去,把内裤和卫生纸都扔进了纸篓,娇羞的说:“这…也是你哥的,我留下了。”

“你…留我哥的内裤?”

我下意识得插了句嘴,说完我就后悔了。

堂嫂的脸色变得更红了,低着头,显得非常不好意思,低声说:“对,东子,你也长大了,嫂子不瞒你,我…我也有时候想……你哥的贴身衣物,就是我幻想的对象……”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了。

虽然堂嫂的话里还有漏洞,比如门口的皮鞋跟堂哥的尺码不同,还有就是开着的窗户,还有乱蓬蓬的双人床。

她一个人再怎么折腾,能把床搞的这么乱吗?

不过这一刻,我也顾不上去想那么多了,我的潜意识里是愿意相信堂嫂的,相信她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好女人。

“哎呀!”

堂嫂看着我腿上还流着血,也吓了一跳,有点紧张的说:“怎么这么不小心,还伤着了。”

她不提醒还好,经过这么一提醒,我马上也感觉到大腿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走路被裤子磨蹭着,就更严重了。

“嘶~”

我走了两步,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堂嫂马上拉着我回到客厅,把门关好,她翻出了医药箱,看着我认真的说:“快点把裤子脱了,我给你上点药,不然明天你都没法上班。”

“啊?不用了不用了。”

我连忙摆手拒绝,虽然我里面穿着平角内裤。

可是让我当着嫂子的面脱裤子,我怎么好意思?

堂嫂责怪的看了我一眼,说:“快点脱了,跟我还这么客气,嫂子是过来人,什么没见过。”

她不由分说的,把我的裤子扯了下去,然后目不斜视的给我清洗伤口,仔细上的把药上好。

堂嫂离我很近,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让人闻着会很舒心。

而且她身子压的很低。我能从睡衣的领口看见包裹很多不该看的东西。

渐渐的,我有点脸红了,因为身体起了反应。

可堂嫂却像是没察觉似的,认真的帮我把药上完,在我大腿根上拍了一下,“药上好了,明天就能好的差不多了,注意别沾水,不然感染就麻烦了。”

我一愣,答应了一声,然后赶紧用裤子盖住身下的裤子。

堂嫂有些惊讶,然后又白了我一眼,说:“这么大啊,别遮了,那嫂子又不是没见过。”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52776.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