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大狗爬到女友身上 进了大妹子子小敏的花蕊处

大狗爬到女友身上 进了大妹子子小敏的花蕊处

三天后,在湖江市滨湖区某个高档楼盘的售楼处,一个身材高挑、穿着藏青色工作装的售楼小姐看见一个瞎子老太婆被一个又矮又搓、年上长了大粒青春痘的青年男子扶着,向售楼处走来,脸上摆出了一副厌恶的表情来。

“哼,我们滨湖区黄金水道小区,难道是这种穷屌丝和捡破烂的人能买的起的吗?我看啊,这对穷哈哈八成是从乡下来的,要点咱们小区的资料,好拿回去显摆的。”

女子刻薄、尖酸的话引得在场一群打扮花枝招展的售楼小姐一阵大笑,不过其中有一位穿着粉红色裙子、头上戴着蝴蝶结的女孩子却没有嘲笑来人的意思,开口对那个售楼小姐的话表示不满,“花花,你就少说两句吧,真是的……”

不过像是印证花花的话一般,只见来的母子二人进到高大、洋气的玻璃门,却是无论如何推都推不开,这更是让一群以貌取人、眼里只有利益的售楼小姐再次哄笑了起来。就连门口专门给客人开门的保安,都装作跑过去喝水,赖得给来人开门。

蝴蝶结女子见状,赶忙的跑了过去,从里面用力的将玻璃门往外推开,这对母子才算是进来。

“阿姨,大哥,请问两位是需要看看房子吗?”粉红色戴着蝴蝶结的女孩,一脸微笑、用甜美的声音说道。

“哦,我……我们是要看看房子,”年轻男子抬起头来,看了看女孩子的青春可人的漂亮模样,又快速的低下头去,显得有点害羞,说起话来也有点断断续续。“妈,小弟说让咱们买一个大一点最好四居室的房子。”

“我说淞子,你小弟不是说他和小田鹏还住老院子里吗,依妈看呀,咱就买个小一点的,余下的钱,给你买辆好车子。”瞎老太婆却是一脸心疼的样子,对于儿子说的四居室,有点不大赞同。

来售楼处的自然就是吴晋养母和大哥矛淞。

“哼,还四居室,两居室你们也就是看看,也不看看自己穿的那破烂样,配来我们黄金水道小区吗?”名叫花花的小姐此刻正大腿彪在二腿上,拿着化妆盒补妆呢,听到矛淞母子的对话,露出一脸的不屑来。

青春可人的蝴蝶结年轻女孩却是盯着矛淞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有点犹豫的,开口试探着问道,“请问,您是矛老师吗?”

矛淞见到女孩害羞这事,是多年不自信造成的,就算是恢复了做人的底气,也不是这么快能够转变过来的。

听到了女孩的声音,矛淞这才有勇气再次抬起头来,直视清纯可人的蝴蝶结女孩,“我是矛淞,在区一中当老师,可是我不认识你啊?”当然,矛淞作为一个物理老师,在和女性尤其是美丽的尤物沟通方面,存在着天然的障碍。

“我叫蒋晴晴,四年前您代替李老师,带我们班的物理。”蝴蝶结女孩大方的回应道。

四年前,是矛淞刚到滨湖区一中任教的时候。那个时候作为从华清大学毕业的高材生,矛淞自然是受到了学生的爱戴以及学校领导的认可。

不得不说,矛淞在教学和做学问方面,的确是有着极高的天赋。原本索然无味的各种定律、公式,被矛淞那么一解说,学生们很容易就理解了。这也是为啥如此木讷、贫穷毫无背景的人,能被评上湖江市教坛新星的缘故。

“哦,是的。”矛淞点了点头,木讷的回到。

名叫蒋晴晴的女孩见状,便捂着嘴笑了起来,一脸回忆的表情看着矛淞说道,“矛老师您是一点儿也没变,之前你在讲台上讲的好好的知识点,只要我们女同学在课下问您,您就不知道如何解说了呢……”

蒋晴晴的话,又是引得矛淞一阵的脸红。

“哈哈,姑娘啊,你既然认识我们家淞子,那就帮忙给我们看一下,你们小区里面,有没有一楼带小院子,适合我这老太婆养老的房子。”吴晋养母见碰到了个熟人,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儿子又是那副腼腆的样子,便主动开口询问起房子的事情来。

“我们家开发出来这个小区的初衷之一,就是用来给湖江市的老人们养老的,所以在靠近水带的地方,有好几十栋独立别墅在卖。”蒋晴晴好像是不经意间,将自己的身世给暴露了出来。

“那你说的别墅什么的,贵吗?”吴晋养母二人的注意力只是放在了房子上,所以对于蒋晴晴的说他们家开发这事在当回事,或者人家姑娘心里就以单位为家而自豪呢也说不定。吴晋养母最为关注的,当然还是能不能买得起。

“呃……”蒋晴晴这个时候也有点犯难起来,自己只是临时过来给自家帮忙,算是正式上班前体验生活来着,听见养老兴起说道了别墅。

可是当下湖江市的房价也是已经到了高的离谱的程度了,如果单纯以矛淞一个中学教师的工资收入,想要买得起一个二居室都有点困难,别说……还是别墅。

000

“这个……阿姨,我们这个小区的均价是一万八一个平方,别墅因为面积很大,算下来一套需要六七百万呢……”蒋晴晴很是为难的,把价格报了出来。

“这个,钱不是问题。”一直都在旁边没再出声的矛淞,忽然挺直了脊梁,很是霸气的说道。

这个时候那个叫花花的售楼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几人的身边,听到了矛淞的话,又是露出了一脸不屑的说道,“钱不是问题,啊呸,问题是没钱啊!”

“哼,就凭你,一个臭教书的,别说首付需要五成,就是三成你也付不起!”

“花花,你干嘛!?如果再这样,我可就生气了!”蒋晴晴见那个刻薄的售楼小姐如此不尊重自己的老师兼客户,当下拉下脸来,生气的说道。

花花被蒋晴晴这么一威胁,当下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也是当仁不让地说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不过是我们销售部黄总托关系塞进来的、毛没长齐、屁都不懂的小雏罢了。”

“整天在老娘面前摆出一副圣女的样子,信不信老娘一个电话,让你从湖岸集团立即除名!”花花作为这个售楼部的王牌销售员,为了业绩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陪客户吃饭啊,吃完饭唱歌啊,唱好歌开房啊,完全都是基本操作。

不想刚来没两个月的蒋晴晴非但是销售量喜人,就连手中放的可以给客户打折的权利,就让她一直都以自我为中心的花花十分的不爽。

眼下被蒋晴晴在土不拉几的人面前埋汰,蒋晴晴当炸毛,出言不逊地说道。

“哼,我……我赖得理你!”蒋晴晴被这么一怼竟不知道如何面对花花,直接拉着矛淞二人往模拟楼盘走去,想要对母子二人进行讲解。

矛淞却是主动地停下了脚步,盯着花花那不知道被几层假睫毛装饰的艳魅眼睛说道,“蒋晴晴……同学,你说的别墅,我们现在就要了。”

“哼,你个垃圾矮穷矬,当我们黄金水岸的人是白痴吗?”被矛淞恶狠狠的瞪着,花花并没有惧怕,见矛淞说出那么霸气的话来,更是对着矛淞刚才走过的地方,直接吐了一口吐沫。

“你……你过分!”蒋晴晴快速地跑回到花花和矛淞之间,而后只听见“啪”的一声清脆的响声,随后只听见原本刻薄的花花,捏着嗓子大叫了起来。

“你这臭娘们,还敢出手打老子啊!你……我看你他吗的是欠收拾了。”

“看老娘今天不叫人来,让十个壮汉,哦,不,是十个捡破烂的把你给轮了!”花花没有想到,蒋晴晴竟敢出手打她,而且还是当着全售楼部人的面前。是可忍孰不可忍,花花立即掏出了自己的爱疯X手机,接通之后大哭大嚷地叫了起来。

挂了电话之后,又打了几个出去,其中包括这家售楼部的大领导。

“贱人,闭嘴!”似乎是再也受不了面前泼妇一般的女子,也或许是为了保护想要维护自己的蒋晴晴,矛淞也站了过来,对着花花另外一面没有被蒋晴晴抽的脸,直接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你……你也敢动手?!”不得不说,矛淞的这次出手,让在场所有的人有了借口,其中就包括宁可去喝水也不给穷酸客人的保安。

花花则是直接冲了过来,扯住了蒋晴晴的头发,想要一下将蒋晴晴拉倒在地,却是再次被矛淞一只手给抓住了另外一只手。与此同时,矛淞这次再不留情,直接抡起了一个拳头,对着蒋晴晴那看起来就像是进厂改装过的鼻梁就是一拳。

在被人保安小李用橡皮棍敲晕之前,矛淞只感觉自己十分的满足和解气。不错,实际上在矛淞的心中,花花已经和三天前到自己家找事的小雅形象完全重合在了一起。

虽然那个小雅被自己的弟弟吴晋让那中年男子彪哥自己看着处理,可想下场一定很凄惨。可是谁知道天下这种拜金、同时又厌贫,毫无口德的女子竟然那么多,作为一个曾经的受害者来说,矛淞感觉自己有必要见一个打一个!

 

对于售楼部里面发生的事情,吴晋自然是无从得知。

三天前,吴晋连同中年男子彪哥一群人一起,被带到了派出所里面,好在彪哥被田鹏那一米九几、却摆出来一副天真无邪表情的大胖子给震慑住了,非但进入派出所之后至始至终没敢说出吴晋出招差点把自己一群人打死、自己原本带过来准备装X用的三百万支票给收走的事情,而且还按照警察来之前与吴晋达成的协议,始终是承认都是自己一群人寻衅滋事,所以关了二十四小时之后,吴晋便被放了出来。

现在,吴晋正一个人关在自己曾经住过的小厢房内,盘膝打坐起来。在吴晋的面前,正放着那个有了几个缺口、自己无论如何都搬不动的纯白色玉石矿——灵石矿。

像这种难得一见的天材地宝,吴晋深知怀璧其罪的道理。虽然到目前为止,吴晋还没有遇见可以与自己修炼的道门古法相抗衡的对手,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以吴晋在将外界琐事处理好之后,便找个由头让大哥带着母亲一起,拿着从光头虎以及中年男子彪哥那里威胁来的总数高达好几百万的巨款,去四处看房。而他自己,则努力地想要将这块巨大的灵石给吸收干净。

口中念念有词的运起了道门古法的口诀,吴晋动用体内真气,开始运行着周天功课。

按照那个便宜师傅所传的秘籍划分,吴晋所修炼的乃是修仙界最为普通的仙缘吐纳决。在刚接触到这个道门秘籍时,吴晋曾一度怀疑那个便宜师傅是老天派过来逗自己的神经病患者。

可是随着自己刚接触不久,就修炼出了成果,明显地势力、以及移动速度的提升,让吴晋当下便认认真真的开始学习了起来。

按照道门秘籍记载,吴晋修炼的功法,从入门开始便正式踏上了修仙问道之路,从一开始的练气期开始,每一个境界的提升,修炼者的个人实力及所掌握的本领,就会呈几何倍数一般提升。

“我目前是练气三层巅峰,这还是仅仅只是靠着仙缘吐纳决,只是汲取天地灵气的结果。”

“眼下有了这块灵力充盈无比的灵石母,我相信突破到练气中期巅峰乃至练气后期,应当都不是太大的问题!”吴晋运行完了基本的周天之后,望着眼前几乎是飘散着实质一般灵气的玉石,心中暗自想到。

其实这块大的玉石,并非是吴晋自己命名的玉石母,在真正的修仙界里,这块脸盆大小的玉石也可以说是能引起一般修炼者眼红的宝贝——灵泉。

正是因为对眼前宝贝的认识不足,所以吴晋对于灵泉所起到作用的推测,自然也是错误的。

按照道门秘籍记载,修炼的境界从低至高依次为练气、筑基、金丹、元婴最后便是炼神。

炼神之后其实还有更高层次的划分,不过吴晋接触到的修炼秘法中,明说了修仙界无炼神以上修士,由此可见,修得炼神圆满,便可白日飞升、得道成仙!

何谓圆满,这便和吴晋目前的修为挂钩。

无论是弱到练气还是强大如斯到炼神境界,都分为一到九层小等阶,随着每一次小等阶的突破,修炼者的实力不会忽然增加太多,但这却表示着修炼者体内灵力积累的体现。

每一个境界的九个小等阶,又可以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种大层次。每一次初期、中期和后期之间层次的突破,都会让修炼者明显感觉到自己实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虽然没有几何倍数如此夸张,但是按照道门秘籍记载,相同境界不同等阶修为,尤其是修炼层次存在差距的修士对战时,高层次修士一般都可直接碾压乃至是一招击杀对手。

每一个修炼等阶进无可进之时,便是圆满;比如吴晋当初在遇到便宜师傅的短短两周时间里,便是直接从入门修炼到了练气一层圆满,再与便宜师傅告别的前一天成功突破到了练气二层。

后来在部队里以及执行任务的间隙时间偷偷修炼,这才从练气二层圆满突破到练气三层。

而每一个层次的跨越,一般都是前一层次修为的巅峰,即除了体内灵力储备圆满之外,还应转化出足以冲击更高层次修为的巨大真气——也就是可以调动圆满的灵力,在体内可拓血脉、洗筋骨的更纯净的灵力——眼下吴晋所有的外部条件都已具备。

如果不出意外,只要吴晋运行起周天功法,在汲取珍贵无比同时又兼具强大功能的灵泉作用下,吴晋的晋升只是件速度快慢的事情。

在破旧小院里的大门门廊下面,田鹏按照吴晋的吩咐,正坐在这里为吴晋护法。

像吴晋这种只是因为遇到了一个便宜师傅领进门,修行成功与否完全在个人的修士,想要修炼出成绩来可谓是困难重重。

要知道按照道法秘籍记载,在运气、周天运行之时,正是修士全身心投入、忘我的境界。如果这个时候被打扰的话,轻则入定修炼的成果付诸东流当次入定无毫无寸进,严重的话,离开修士意识的把控和指引,体内血脉逆行、真气在体内四处横冲直撞,伤及根本、走火入魔乃至直接血脉爆裂、失去修炼的能力甚至是死亡,都是常有的事情。

因此此刻的田鹏,虽然是被吴晋所买的零食小山给掩埋了起来,无奈无法预知自己究竟何时能够成功突破到练气中期出关以及田鹏惊人的食量,所以吴晋只好是用了一个巨大的铁锁链,将田鹏锁在了大门下面。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51903.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