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人怪事 > 啪之前都想㖭我下面 奶又大了,,让我揉揉

啪之前都想㖭我下面 奶又大了,,让我揉揉

“什么片呀!”我皱了皱眉头,见到郭小欣那羞红的脸蛋,才想起来自己电脑里头存了不少自己收藏的岛国爱情动作片,这种收藏片都是男人私密之物。

忽然被人偷看了,我还觉的挺不好意思的。

好在郭小欣比我小,我才没觉尴尬,反而看着她那娇羞的样子感觉可爱,刮了刮她的鼻子道:“谁叫你偷看的。”

“那谁知道吗?我就是无聊玩玩电脑而已。”郭小欣委屈的赌了嘟嘴。

“好啦,不说这个事情了。”看着她委屈的样子,想到自己弄的危害,我认真看了看郭小欣一眼问道:“小欣,你这种自己弄习惯多久了。”

郭小欣听到我的话,俏脸更红了,狠狠掐了我一下:“什么多久了,人家…人家就是第一次而已,谁…谁知道被你看到了。”

第一次!

我缩了缩眉头,即便有些不信,但还是正色道:“小欣,不管你是第一次还是啥,我这必须要告诉你不能经常弄,真需要的话还是找个男朋友为好。”

其实我之所以这么严肃的跟郭小欣谈论这个。

是因为自己学习催乳师时候,研究过中医疗法,对于阴阳调和多少了解一下。

男主阳,女主阴。

两人相结合为阴阳调和,不管男的还是女的,自己手多了,就会让阴阳调和失衡,不谈有多大的危害,但终归是对身体不好。

“谁经常弄了。”郭小欣瞪了我一样,恼羞成怒道:“崔六,你真的好色哦,怎么都想着这些事情,我不理你了。”

说着,郭小欣跺了跺脚就跑开了。

我也没去追她,只是回想着她刚才那香艳的一幕,心里头不禁有着一股冲动。

不过很快被压制了下来。

怎么说郭小欣都是玲姐的妹妹。

人逢喜事精神舒服,跟玲姐那么一下,浑身都是舒畅的,即便店里被张泠那抢了生意,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没生意,就当做休息呗,早早把店门一关,准备回家里一趟,家里没人住,怎么说也是父母留下老宅,不能慌了。

开开门窗,透透气。

我家在老城区,这过去也不远,骑个小电驴十几二十分钟的路程而已,很快就到了,望着那熟悉小胡同院子,想着曾经跟玲姐在这边有着多少欢快,心里更是高兴。

一路上都是笑着。

“哟,这不是我们六子吗?今天咋有空跑我们小地方来了。”

我回头一看,说话是我胡同院口开杂货铺王小二她老婆,我不知道她名字,反正跟着大家都喊上一声二婶,她是我们这胡同院出了名的尖酸刻薄,一直以来对我说话是阴阳怪气,不过她也是我们胡同院出了名的大美人。

而且穿的更加时髦。

这天气还没多热,她就直接穿了露肩装,美白的香肩露出,那一对那处隐隐可见,特别是她那妩媚的脸蛋,隔着柜台我都发觉透着一股骚气。

以前没出胡同院时候。

我就听说过这王二婶骚,但那时候我沉迷于赌博,没啥时间去想这些,后面戒了,又开了产后修复中心忙的是一塌糊涂,更没时间去关注王二婶了。

现在细细看了一下,发觉王二婶还真的漂亮。

加上今天心情好,我停下小电驴,走向王二婶面前道:“王二婶,你的嘴巴怎么还是这么刁钻呀!”

“咋啦,我就这样了,你咬我呀!”王二婶撇了我一眼。

我知道她这是打心眼里头瞧不起我,怪自己烂赌败了名声,当然还哦有一点,就是自己这属于旧城区,跟那边高楼大厦就隔了一条马路,没拆迁上,住这里头都有些怨念。

王二婶就是典型的这么一号人物,只要谁没住在胡同院里的,肯定被她一番数落。

我瞄了瞄王二婶那丰腴的那处,嘿嘿一笑道:“二婶,你还真别说,我这还还真想咬一口。”

王二婶低头一看,立马怒道:“臭小子,你还敢占老娘便宜是不,小心我废了你。”说着,王二婶提起苍蝇拍就要打我,我吓的连忙跑了,当然也没生气。

都是邻居,一个胡同院的,哪里计较那么多。

回家里头收拾了卫生,刚弄到一半,外面就有人喊话:“是六子回来了吗?”

“嗯,是我回来了。”我应了一声,就走了出去,看到面前的人,立马打招呼道:“淑英婶,你咋来了呢?”

看着淑英婶走进来,我慌忙去拿椅子给她坐。

淑英婶,也是我们胡同院的,就住在我隔壁不远的屋子里,一直以来,我都对淑英婶有着一分崇敬之情,胡同院里头闲言碎语多,我却从没听到关于柳淑英的闲言碎语。

她温柔贤惠,把一个家庭照顾的好好的,绝对是贤妻良母。

以前我就想过自己长大了要娶一个跟柳淑英一样的媳妇。

“六子,那个我…我就是有些事情找你。”柳淑英看着我客气的说道。

我不由一笑:“淑英婶,啥事情你就直说吧,都是一个胡同院的,你还跟我客气啥呢?”

柳淑英俏脸一红,瞄了瞄我道:“六子,我上次听人说你是当什么…什么催乳师的对吗?”

我看着柳淑英娇羞的样子,笑了笑道:“嗯,是呀,怎么了。”

“那个…那个…”柳淑英看了看我,羞红着脸不好意思说。

看着她娇媚的样子,我有些急道:“淑英婶,你这有啥话就直说呗,这反正也没别人不是吗?”

柳淑英俏脸又是一红,跟着警惕的看了看周边道:“六子,其实也没啥,就…就是我这老感觉胸疼,你…你有办法帮我检查检查吗?”

“胸疼。”我缩了缩眉头。

一看我这样,柳淑英立马站起道:“六子,对不起,我不太清楚催乳师是什么,就…就知道检查胸的所以就问问,要是不能检查的话,我就走了。”

“淑英婶,别走呀!”见着柳淑英要走,我情急之下直接伸手拉住她。

碰上柳淑英白皙嫩滑的小手,一股柔软感,让我情不自禁的捏了捏,柳淑英顿时俏脸通红,慌忙缩回手。

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道:“淑英婶,我是一名催乳师,但其实我也有帮了检查胸啦,你找我算是找对了。”

“是吗?”柳淑英听到我的话,也有兴奋,但看着我又害羞了下来。

 

淑英婶害羞这种情况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我是个男的催乳师,以前就没少遇到客人面对我时候害羞,当然更多的是不信任。

所以我直接问淑英婶:“淑英婶,你相信我吗?”

“当然信呀!”淑英婶笑了笑,白了我一眼道:“我几乎看着你长大的,怎么会不信你。”

我跟着笑了笑,说信就行,随后就跟淑英婶解释起催乳师这行业的一些奥秘,淑英婶有些听不明白,我想了想换了个通俗易懂的说法道:“淑英婶,其实吗?我们这催乳师就跟医生一样,没有性别之分的,所以你可以放开一点,不用害羞。”

“哦。”淑英婶嘴上虽然这么答道,但还是一脸羞红,就跟个小媳妇一样,特别是我让她去床上时候,她更是一脸通红。

让她脱衣服,她羞的都有些不知所措,弄的我都有些急了:“淑英婶,还是我帮你脱吧,你不要把我当成男人。”

“不…不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淑英婶往床里头挪动了一步。

我也没意见让淑英婶自己来。

淑英婶看了看我,才慢慢的解扣子,她穿的是系扣子的衬衫,要一粒一粒的解开,刚解开一粒,那美白的肌肤赫然涌现出来,白,真的很白,我一下瞪起眼睛。

淑英婶看到我的目光俏脸一红:“六子,你…你能不这么盯着我吗?”

嗯哼…

我干咳了一声,转过脸去,只听到淑英婶脱衣服的声音,弄的心里头一阵痒痒的。

“我好了。”淑英婶脱好衣服小声喊了一句。

我立马转过头去,淑英婶一句脱掉了衬衣,露出那雪白的肌肤跟那一对饱满,粉色的文胸包裹保护着它们,带着一股妩媚性感,我深呼引了一口气,强压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但一说话声音就有些颤抖:“淑英婶,那…那个文胸也要脱掉。”

淑英婶早就羞的满脸通红闭着双眼不敢看我。

听我的话,啊了一声,带着一丝忧伤道:“六子,不…不能不脱吗?”

我摇了摇头:“淑英婶,不可以呀,要帮你检查就必须脱掉的,没事的,你就当我是一名医生就好。”

我笑了笑,尽量收敛自己体内的浴火,也让淑英婶放心一些。

淑英婶犹豫了一会,轻咬了咬嘴唇,才缓缓解开自己的文胸扣子,刚一解开,那一对那处就直接蹦了出来还颤动了一下,看的我不由倒引一口凉气,好大,好美,体内浴火蠢蠢欲动。

说来也是郁闷,最近好像特别容易冲动,当了五年催乳师也没这段时间这么容易冲动呀!

难道是最近自己变色了不成。

想想又不对,前些天接到一个病人就没那么冲动呀!

就是对玲姐时候,还有淑英婶。

或许是这种感情早就埋藏在心底了,这一会看到才会爆发出来。

唉……

我无奈叹了口气,尽量压制下内心的邪火,为淑英婶检查,只是碰想淑英婶那处时候,双手还是不由的一颤,那柔软细腻的感觉传来,我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在这一刻打开了一般。

好软,好舒服……

嗯……

淑英婶被我碰触到那处,身躯也是不由一颤,嘴里头还嘤咛了一声。

这一下就让我有了反应。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49894.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