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娶你 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

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娶你 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

窗外,大雨瓢泼,电闪雷鸣,如一头咆哮的猛兽,恨不得将这漫漫长夜吞噬。

程子诺蜷缩在床角,怯怯地望着一步一步逼近她的杜瑾年,滚烫的泪簌簌滑落,她近乎哀求,“瑾年,我身体不舒服,今晚轻点,好不好?”

杜瑾年猛地将程子诺按倒,骨节分明的大掌狠狠掐住了她的脖子,那张冷峻的脸上充斥着恨意,“你在我们新婚之夜把我父亲折腾死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身体不舒服?程子诺,你怎么那么狠心?我真是瞎了眼!”

布片横飞,似雪花飞舞,在一阵又一阵钻心的疼痛中,程子诺的心仿佛也被杜瑾年撕得粉碎。

“程子诺,你现在扮什么贞洁烈妇?你的本事去哪了?你给我叫啊!”

杜瑾年对程子诺没有丝毫的疼惜,他的动作越来越过分。

泪水已经淹没了程子诺苍白的脸,她艰难出声,“瑾年,我真的没有爬上爸的床,爸不是我害死的。我从地上醒来的时候,爸在床上就奄奄一息了。你看的角度有问题,我当时是要给爸拿救心丸救爸啊!五年前那天晚上我们都被杜佳宁设计了。”

是杜佳宁在程子诺和杜瑾年的新婚之夜趁大家喝得烂醉如泥,把迷迷糊糊的程子诺带到了杜瑾年父亲的房间,是杜佳宁趁程子诺醉倒在地睡得死沉时害死了杜瑾年的父亲。

在杜瑾年跟程子诺离婚后,杜佳宁亲自找到程子诺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因为她拆散了程子诺和杜瑾年,她就能和杜瑾年在一起。

可惜,杜瑾年根本就不信程子诺的话。

在他的心里,与他一同长大,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发小——杜佳宁是那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不可能是程子诺口中那个蛇蝎心肠的人。何况他当时亲眼看到程子诺站在床头把手伸向了父亲的脖子,而父亲因为晚上运动过猛心脏病突发,在只剩最后一口气的时候,手正好指向了程子诺。事实摆在眼前,他无法原谅程子诺。

“事到如今,你还给我撒谎!程子诺,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娶你!”

杜瑾年懒得听程子诺千篇一律的解释,他自顾自地垦伐着程子诺。

他从未料到五年后他会和程子诺在灯红酒绿的娱乐中心重逢,他意外程子诺明明做着空姐的工作,私底下还给包间的大老板们推销酒水和雪茄。

看到程子诺穿梭于吞云吐雾的男人堆里,杜瑾年觉得程子诺为了钱没有那么纯粹地去推销产品,她肯定是不干净的。他认为程子诺再次羞辱了他,就像当年程子诺不知廉耻残忍地羞辱了他。

为了报复,杜瑾年利用程子诺极度需要钱的软肋,他要求程子诺随叫随到,并且只能听他的摆布,程子诺不能有任何的反抗,否则,她一分钱都拿不到。

程子诺答应了,她甘愿成为杜瑾年听话的羔羊。

不管杜瑾年怎样误会她,以及肆无忌惮地折磨她,她都咬牙忍着,因为她的确是需要钱的。钱可以救命,没有钱,命就没了。

得到满足后,杜瑾年视形容枯槁的程子诺为空气,起身穿好衣服,准备离去。

程子诺仿佛使出全身解数才抓住了杜瑾年的裤脚,她虚弱地开口,“瑾年,把钱给我,我需要钱。”

杜瑾年回过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在他眼里像狗一样摇尾乞怜的程子诺,他的心痛如刀割。

下一秒,他从口袋里掏出厚厚一沓现金,狠力摔到了程子诺的脸上。

他厌恶地说道,“你既然都能卑躬屈膝地给客人点雪茄,那捡钱你是不是要跪着了?”

程子诺含着泪缓缓直起身子,她一路跪着,将地上的钞票一张一张地捡起,就像在捡着她破碎的心。

杜瑾年对程子诺失望不已,他索性将剩下的钱也摔给了程子诺,“程子诺,你真让我恶心!”

说完,他气愤地推门而去。

昏暗的房间里,程子诺紧紧抱着那些写满屈辱的红钞嚎啕大哭。

是啊,她真让杜瑾年恶心。可是,杜瑾年又怎会知道她的苦?

手机铃声急促地响起,来电显示是医院护士站的座机号码。

程子诺的心顿时剧烈一颤,她迅速接起了电话,沙哑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担忧,“喂,你好。”

“程女士,你快来一下病房,你儿子小俊的情况恶化了!”

小俊的情况恶化了?

不!

小俊,妈妈这么辛苦赚钱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你活着啊,妈妈求你了,不要离开妈妈!

崩溃的程子诺脑海里一片空白,她整个人都慌了,跌跌撞撞地奔出了酒店......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本文地址:http://www.cqbbcoop.com/qiwen/32052.html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